有一種痛,叫大腦覺得你在痛

有一種痛,叫大腦覺得你在痛

文/ 張藍之物理治療師

圖片製作 / 蔡郁羚物理治療師

疼痛,是身體的警報器,

在告訴你身體出狀況了,需要被關注。但警報器,也有故障的時候。越來越多研究發現,一些慢性疼痛的原因,不是身體真的在受傷,而是疼痛閾值下降,一直發送錯誤訊號;就像火災明明撲滅了,警報器卻一直關不掉一樣。

在脊髓背側有一個神經元叫「WDR,wide dynamic range neurons」,它同時接收「本體感覺」與「痛覺」訊號,而且它被要求要經常回報給大腦訊息。因此當本體感覺的輸入變少,它沒有東西能向大腦報告,只好把痛覺放大呈報上去。然後大腦會誤以為身體真的受傷了,而派兵出去修復,造成發炎反應。

WDR神經元就像小報記者,每天都必須發新聞稿給上級。如果沒找到什麼大新聞,就報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;而且不只要報,還要大肆渲染地報,弄得大家人心惶惶,好像真的出大事了一樣。

明明身體接收到的刺激還不到「疼痛」的程度,但因為缺少本體感覺輸入,只好把疼痛敏感度調低。

就像火災警報器故障⚠️,本來要失火才會響,現在變開瓦斯爐就會響了!

要避免這種假性疼痛出現,增加本體感覺輸入是一個好選擇👍

本體感覺,是指偵測身體位置、動作的感覺。你不用看,也會知道現在身體是不是往前彎,哪一隻腳踩比較前面,手正往左或往右移動。

也就是說,有意識地感知自己的身體,就能讓大腦接收更多本體感覺訊號。

可以試著從「運動」開始。在運動中,你會發現你習慣某一腳踩比較重,某一隻手的動作角度比較大,身體往某一邊旋轉比較輕鬆,這些都是需要被大腦注意的重要訊息,讓大腦可以為身體的穩定與平衡做出調整。

我遇過一位慢性下背痛的年輕人,她因為久坐就會背痛

,所以沒辦法工作。也看過許多醫生,醫生都認為她的情況不嚴重,應該復健就能改善,但她已經復健好久都沒有成效了。

我遇到她的第一次,就勸她去運動,幫她想了許多簡單就能執行的運動方式。當然生活型態沒有這麼容易改變,所以每次治療,我都不斷強調運動的重要性,和她討論怎樣才能規律運動。雖然外界刺激(徒手治療)也能增加本體感覺輸入,但絕對比不上運動時感知自己身體的效果。

現在,這個案已經有一份穩定的工作,從原本眉頭深鎖的模樣變成愛笑的女孩,經常和同事相約去運動,還報名教練課訓練肌力。最重要的是,她沒再抱怨過背痛。

研究證實,慢性下背痛的個案,背部本體感覺會不敏銳,他們不能感知腰部細微的動作。雖然我們仍不確定本體感覺下降的原因,但不論如何,多感知自己的身體都是好事,不是嗎?

※感謝每個願意分享物理治療案例的個案,IG有運動處方影片歡迎訂閱  
#新竹物理治療 #運動治療 #運動處方訓練 #全人物理治療所

※本部落格之文章圖文皆為全人物理治療所所有,禁止任何全部或部份之拷貝、截取行為,如果喜歡本文歡迎直接分享網址,或聯絡本所授權。